bet365网址
文苑撷英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bet365网址 >> 文苑撷英
母亲的月圆情结
发布时间:2011-09-08     编辑:admin    浏览量:4986    分享到:

    天边的那轮月慢慢圆了起来,皎洁的月光洒满了大地,一年一度的月圆之夜又将来临,母亲牵盼团圆的情结似乎更深了,时不时自言自语的念叨着,念叨着。
    母亲似乎真的老了,八月初就开始打电话问,今年要不要打月饼,并且不停的唠叨说,哪里打的月饼香,哪里的价钱便宜,哪里料加工的好。母亲真糊涂了吧,都什么年代了,谁还把月饼当干粮吃,谁家还自己打月饼,谁还货比三家的咨询加工费、好吃与否。我好心劝她,现在月饼卖的很多,要吃什么口味的一买就得了,再说了家里就三个人,哪里值得打月饼,又不是差那几个月饼钱。唠叨的母亲被我呛了回去,临挂电话时,听见母亲在电话那头自言自语的说,又没人回来了。
    母亲似乎越活越不会享受了,真是操劳的命啊,给她钱想吃什么月饼就买什么呗,还不怕累的打月饼,真是老糊涂了。父亲也是老糊涂了,越活越吝啬了,想着今年八月十五孩子们又不回去,就剩他和妈妈也就不买月饼,估计是舍不得花钱了吧。
    月饼的香味弥漫在每一个角落里,金黄的皮,别致的花纹,终于让我感受到佳节的喜庆,可惜自己至今还没品尝半口月饼的味道,喜庆之余似乎有点儿失落。当看到这些别样的精致月饼,不禁让我陷入沉思,思绪里莫名出现上大学时,妈妈托人给我捎来的月饼,是自己家里烤得,皮有点焦,但是浓浓的香味渐渐的了断了我对家的想念,也许真的应了母亲的那句话:吃饱了不想家。但是现在怎么又有点牵挂失落呢?拿起电话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。
    电话那头,又听见母亲唠叨说,月饼买了,买了好几包,给外婆了两包,给姐姐家了一包,给弟弟拿了一包,也给你们准备了一包。没等我插话母亲接着说,我算过了星期一是八月十五,要不然你们星期天回来,我割了肉,咱们一家人提前过节,行不?总算轮到我说话,但却将我推到工作和家庭孰重孰轻的天平上做一个抉择,我又一次选择了逃避。心想母亲真是老糊涂了,工作都忙成什么,谁还为了吃几个月饼、吃一顿肉,大老远跑回去啊,再说了人还没回去,就准备好过节了,怎么这么爱过节呢?不就是吃个月饼,赏个月嘛,还搞的这么隆重。又要挂电话了,听到电话那边,母亲对父亲说,我看还是找人把月饼捎过去吧,又回不来了,肉也不要割了。
    那句唠叨似乎让我无比的心酸,儿女们不在身边她们居然连吃肉的心思都没有了,更别说过享受过节的团圆快乐了。原来母亲打月饼是为给团圆节添加点儿喜庆,原来她不住的唠叨是在惦念子女,母亲,每逢佳节倍加想念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王艳萍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